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茶馆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4|回复: 0

2019国庆攀登卡洼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9 19: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玛峰归来后休整了一段时间,反复复盘整个攀登过程觉得没有完整的实现自主攀登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情,通过对一座自己不熟悉但是又能通过网络获得很多登山资料和信息的技术山峰的攀登活动的策划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暴露了一些问题,比如技能的生疏做不到快速的反应。正巧国庆的迭山穿越活动响应者寥寥正好腾出了时间,迅速的邀约了两位伙伴做出了攀登卡哇掌主峰大雪山的决定。

攀登历史:卡哇掌主峰大雪山海拔4880米,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天祝县境内,东坡冰川方向2012年6月23由兰州山友百五等6人成功登顶。
这座山四面发育了多条冰川,西南坡还无人涉足,这座山也是我关注和计划了多年的一座山峰,因为从地图上就判断出接近性不是很好,进山路漫长所以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去,这次那玛峰回来后对于技术型山峰有了一定的经验也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一切机缘巧合。

孟浪(陕西太原),我们一起走过几条好线路,为人热情乐于助人,阴平古道我摔伤时和其他驴友一起背过我,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好伙伴。

在路上,参加了那玛峰攀登活动和早期多条大线路的穿越活动,多年的老朋友了,体能好;也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好伙伴。

这是从“夹墙山”向大雪山看过的景象

谷歌地球模拟视角

红圈中位置

从东侧冰川拍摄的主峰影像


计划的攀登线路

山脊上两处最有可能翻越的垭口



活动期间青海门源和武威的天气预报,希望如武威方向的预报5号那一天是多云。


3号中午大家在武威火车站汇合后进山了,沿途秋色正浓。


车往里送了一段比原本预想的要好很多,今天的露营地可以大幅度的向沟里移动了。背包一上肩我就觉得重的不得了,绳索加各种锁具扁带冰镐单反下来超过了50斤。

小合影

两侧山上云压的很低,估计夜里要下雪了。

一群岩羊在前面的山坡上悠哉的走过



5点走到一片看着还不错的草坪上扎了营,正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个牧民骑着摩托车飞驰而来,原来我们走的急忘记了从车上拿走气罐,没气罐我们可能就得打道回府了。

路过九条岭的时候买了几个炮仗,孟浪放了两个。想着营地周围可能有狼或者其他猛兽,吓唬吓唬它们给自己装个胆。

夜幕下的帐篷,送气罐来的牧民说这里最好的时候是8月份,说我们这个时候来时找罪受,我们可能是真的来找罪受的吧。

夜里果然下了雪,看着天气不错等太阳晒到沟里的时候把帐篷晒晒再走吧。

被雪掩盖的帐篷



吃了饭看着阳光一点点的从两侧山坡上缓缓的照过来,很暖和。

孟浪叫我过去看帐篷四周的动物足迹,这个爪印回来查了一下是狼爪印,看来昨晚我们的营地被狼光顾过了。我们那两个鞭炮看来没起啥作用。

收拾停当就出发了,今天的天气非常好。



昨夜的雪染白了四周的山峰,旷野里只有我们三人在路上。

这个三岔路口是我们原本计划的大本营所在地,这里有几间牧民的小屋,看来四周应该都是牧场。

我们在路上一直很奇怪河流的主河道里流淌的是颜色发红的河水,根本不能用,两侧小沟里流出来的水都很好。一路水源很多不用担心水的问题。今天的计划是继续向里走尽可能多的在接近山峰的地方露营。

宽阔的山谷

红石滩

山坡上飞窜的野兔

发红的河水是从这里流下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前几年有公司在这后面山里挖矿导致的,现在矿山停采但是却污染了水源。

今天走的轻松,下午4点多就安顿好了营地,我背的多走的吃力几次都想不走了又坚持下来了,今天多往里一点明天会轻松一些。

这是最后一片还适合扎营的地方了,安顿好营地在路上到沟里去看看路,我把技术装备拿出来,给孟浪讲解装备的使用和上升和下降的方法。
这一次把器械准备的比较齐全,基本各种地形都能应付。

在路上从河的左岸从高处向里走了40分钟因为全部是石海所以推进的距离不远这时候也返回了,大家一起练习。

凌晨2点起来收拾,天气很不错。收拾好吃喝了一点3点10分左右大家就出发了。



我们出发后在营地附近过了河在河的右侧向里行进,夜里气温低湿地上冻了还好走,路上石头很多。经常需要在石头堆里跳来跳去,行进速度大大减慢了。事先规划的路径只能给出行进的方向,具体的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判断。快6点时爬高到了距离冰川直线距离不远的地方,一条沟阻断了去路。天亮了一点后观察了一下地形又返回到预先规划的路径上在石堆里艰难的行进。



远处山顶被朝阳点亮

来时的路

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冰舌,地形很破碎。行进还是没有效率。

冰舌下融水汇集成的小湖

来到冰川上换上冰爪后效率才提高,虽然又要爬升但是毕竟脚舒服了。

爬上这个坡才能到达第一个平台


回看

这里是我们要翻越的地方

看似不高的地方看看和人之间的比例就知道了。远处第二道雪坡上去后是第二个平台。

第二平台及远处的山峰





虽然在石海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但是理想的天气还是让人满意的。

判断了方向和位置后开始向上攀爬



我和孟浪沿着山坡右边的雪坡向上,在路上沿着碎石坡面向上

坡度比较大,碎石一边还是滑动的,这个路线上落石的风险很高。

快到顶的地方有一个很狭窄的咽喉部位被一块大石头卡住了,要通过必须爬上去,这里是一个比较难的地方。只有突破这里才能上到山脊。

这个地方没有太多可供攀岩的地方,山体很破碎以至于上来的一路上都没有找到可以设置保护垫的地方。巨石左侧看似有一个台阶但是也无法借力。使用冰镐的鹤嘴和冰爪的前齿才强行攀了上去,我躲在哪个大石头的下方,在路上攀爬的过程中不断有石头掉落。



在孟浪站的位置回拍的大坡


等我攀上去看了以后觉得太过危险就没让孟浪再上,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四周全是破碎的山体,目视距离内就没找到能设置保护点的地方。

往山脊只有一人宽的通道,只能借助冰镐的鹤嘴和冰爪的前齿人几乎匍匐在坡上才能爬到山脊。



在山脊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主峰,只要沿着山脊就可以到达雪坡,顺着雪坡的边缘即可顺利登顶。

简单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开始穿越眼前这道满是碎石的山脊。



实际上这个能看见下面的地方已经是略为伸出去的一个“屋檐”了,我甚至有些担心我们不要推下去石头影响到孟浪的下撤。
远处另外一个冰川湖也看的很清楚。

原来计划过的更北侧的那个垭口现在看是不能走的,翻过来的这一侧碎石坡很高也很难切过来这边,要下到冰川上也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因为这的石头很不稳定。



回看一下刚走过的这段刃脊,我们没有使用绳索进行保护,因为石头太过锋利,一旦掉下去后发生的摆荡会让绳子被割断。带着绳子行进也有点碍手碍脚,专注的行走反而更安全。

先过去的在路上在一个有斜面的石头上休息等我,我们在这里再次穿上冰爪走上雪面开始准备登顶。

刚上到山脊上时我观察了一下远处雪坡,发现快接近顶峰的地方学面上有一条细细的横的裂纹,我们上到山脊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天气不错气温也升高了很多,另外雪坡坡度也比较大雪层厚度和雪况不明,为了预防有可能的雪崩我选择了沿着右侧山脊位置向上。

雪坡坡度比较大有些地方雪也很深,站立的也不稳,对讲机里孟浪呼叫我们,他下撤后上到了冰川第二平台的顶部,在哪里发现我们计划绕过去返回的地方背面是悬崖。

持续的上坡使体能消耗的很快,天气也有些变化,我心里有些警觉,一直在攀爬没有考虑时间和天气的因素。希望赶在坏天气来之前抓紧完成。




经过10个小时的奋战,终于站在了顶峰。

拍照后抓紧时间下撤,在过山脊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因为下雪的缘故石头上变得湿滑起来。更重要的时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从这里返回。




经过仔细寻找找到了一块相对稳固的大石头做了保护站,又在上来时那块卡脖子的巨石左侧发现了一个V形石槽,决定让在路上下降到哪个位置后放置一个扁带做第二个保护站从那块巨石上下降。这样分两段下降只留一个扁带在哪里似乎是最佳的选择。从在路上身体一侧能看到我们上来时已经刨了一遍的那个坡。其实表面浮土下面也还是松脆的石头。
实践是检验技能的关键,我最烦用的意大利半扣下降在那玛峰让我尴尬了一次,回来后认真的练习了一下,这次再用就很熟练了。登山用到的这些技能需要反复练习让肌肉产生记忆,用的时候不用考虑直接就要拿出来,在山上没有那么多考虑的时候。



利用天然地物设置的保护站,安全顺利的下降了下来。

沿着雪坡倒攀下降,山谷里已经起雾能见度变的越来越差。

返回如果继续沿着来时的路那至少还需要5个小时的时间,天气不允许我们在筋疲力尽的时候再在那么复杂的地形上安全的通过,迅速的决定走右侧冰川湖从哪里下山和河流汇合,然后返回到早晨上山前的河岸路线上返回营地。而且这一来等于把这里发育的两条不同走向的冰川和两个冰川湖都走到了时间还最节省时间。

很长的雪坡尽头还过了一次冰裂缝



冰川湖
迅速的从山上下撤,尽管路上依然是石头但是相比早晨来的时候少了很多,回到河岸边的路线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起了雪三个人冒着大雪于晚上9点多返回了营地。

回到营地关了轨迹,上面显示今天已经持续活动了17小时44分钟,16.4公里。一天没吃东西也没觉得有多饿,就是觉得困。在路上烧了水冲了点红糖喝了两口就匆匆睡了。漆黑的夜里在风雪中安全的回到营地是最幸福的事情。

雪下了大半夜,早晨起来外面白茫茫一片。

睡的着急没把鞋子处理好,冻的硬邦邦的还特别冰。

匆匆弄了点吃的吃了以后收拾东西返回,出去的晚了接应我们的朋友该着急了。

几天来穿着高山靴徒步搞坏了脚,身体也疲惫不堪,再不逞能绳子给了在路上,锁具各人拿着各人的。背包轻了一些,嘱咐他们二位走的快出山找个摩托车来接我。

在瓦尔玛峡口牧民多杰的房子里休息了一会儿喝了些热茶后请多杰把我送到了和车辆汇合的地方。

三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孟浪选择留着武威第二天返回,在路上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我们又马不停蹄的连夜乘坐火车返回了兰州。



这是4天一来吃的最香的一顿饭了

深夜返回
后记:一座入门级山峰因为调整了攀登方向和路线而变得有了一定的难度,山峰的难度不完全看海拔,关键是路线的难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就我而言这个路线的强度、难度比那玛峰要高,这也是同行的伙伴的认识(一起登过那玛峰)。如果需要用技术的术语和数据来标定这个路线的难度还需要认真的总结和分析,待总结后再分享吧。整条路线的进山路线漫长而且安全风险比较高,大致有野生动物、石海、落石、山脊路线的暴露感很强、雪崩等几个方面。孟浪说希望我们这次攀登活动是这个路线的绝版,因为这里是比较冷门的地方。所以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人再来重复这条线路了。
感谢武威的好朋友空城大力协助,感谢同行的两位伙伴,有你们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QQ|手机版|小黑屋|   

© 红茶馆论坛( 粤ICP备13007197号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壹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